目前市面上有数十家手游公司在做狼人杀产品?反水狼人杀

2018-09-19 15:42:00
jingcaiadmin
原创
29

  熊猫 TV 和斗鱼直播也在 2016 年 9 月分别上线了电竞真人秀《PandaKill》和《饭局的》,后者突破了以电竞主播为主导的节目模式,邀请明星嘉宾、《奇葩说》选手来玩狼人杀,这为狼人杀带来了更多受众。《饭局的》第一季在腾讯视频的总播放量累计超过五亿。

  2016 年年中,熊猫 TV 以非常迅速的方式打造了一台同类型的狼人杀节目《SuperLiar》,除了类似的玩法流程,也直接带走了《Lyingman》的一批核心嘉宾,这引发了战旗直播的强烈反弹,宣布将以侵权为由提起诉讼,并公开罗列抄袭对比材料。虽然在直播界,相互挖角是平常事,但这对于当时的《LyingMan》绝对是不小的打击。

  发现了吗?烧脑,二次走红后的狼人杀的一个重要标签。无论你看重(或擅长)的是哪方面的能力,展现能力是狼人杀游戏快感的所在。

  与此同时,狼人杀在手游端也经历了全面爆发。目前市面上有数十家手游公司在做狼人杀产品,其中语音类手游“狼人杀”在今年三月初获得数百万 A 轮融资。打造了《饭局的》的米未传媒也组建了狼人杀游戏的开发团队,米未创始人兼 CEO 马东在采访中表示:“在过去的两三周时间内,整个狼人杀的跑道突然变热,很多人突然在寻找狼人杀的团队和产品,好像这条跑道马上就有东西飞起来了。”

  “毕竟有多少人会追求极致的狼人杀竞技水平呢?很多男生玩这个游戏只是想和妹子聊聊天而已。”一名男性玩家这样评价道。

  像余一这样迎风生长出的桌游店不在少数。在上海一家位于人民广场的桌游店,老板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70% 的客人都是冲着狼人杀来的,周末店里的上座率能达到八成。

  十几年前大多数人玩狼人杀,靠的是捕捉一些细枝末节的线索,比如我感觉到旁边人胳膊动了,我听见谁谁谁出声了……而现在,这种玩法被认为是不上台面的,“哎别聊场外啊,没意思。”

  按照一般桌游店人均 40 元的定价,在上海、北京这样一线城市来说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。赵老板从 2009 年开始就在上海经营桌游店,每个月租金在 2 - 3 万元,即使是在过去一年生意稍有起色的情况下,也不过是能做到和房租勉强打平。

  抱有类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数。为什么不呢?比起一群人唱 KTV、吃饭,或者郊游踏青,几个小时面对面,有大量的语言、眼神交流的狼人杀游戏显然更有利于拉近人与人的距离。即使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,经历六七个小时的狼人局结束后,对彼此的性情和处事风格多少都有了一个概念。

  “因为人性是最复杂的,这个游戏的乐趣点就是探索人性。”有五年 HR 工作经验的郑伟杰觉得狼人杀就是一个“判断人”的过程(用狼人杀术语说就是“抿身份”),“我每天的工作是判断这个人说的是不是真话,是不是适合做这个位置,说这句话的动机是什么,和这个游戏几乎是一个线上的东西。”

  事实上,说这话的姑娘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,两个人今天是头一回在狼人杀的场子里见到,他甚至还不知道妹子的名字。

  在过去一年比较夸张的市场环境下,催生了更多人投入主播行业,而有些烧钱的直播平台已经掉队了。“卖家变多了,买家变少了,主播行业又从卖方市场回到了买方市场。”根据张佳龙的说法,如今的《Lyingman》已经逐渐转型为素人养成的狼人杀真人秀,借助线下桌游吧的渠道,战旗直播通过地区选拔赛遴选出第六季《LyingMan》的参赛选手。

  尽管网杀的体验远远不及面杀,但狼人杀手游的出现确实满足了一部分用户的需求,也将进入游戏的门槛再次拉低了。其实早在几年前,YY 等平台就已经推出了网页版狼人杀的玩法,但整个游戏的氛围和用户量显然不能和现在同日而语。

  “悍跳”、“查杀”、“金水”、“银水”、“反水立警”……这些被狼人杀玩家挂在嘴边,一般人却不明所以的“黑话”不是最近才被创造出来的,十多年前就流传于骨灰级的狼人杀玩家圈子,近两年借由电竞真人秀、狼人杀网综为更多人熟知,这里面也有张佳龙的一点小贡献。

  3 月 10 日,JY 线下的狼人杀门店 JYClub 在上海虹梅路开张,一场号称京沪大战的全明星赛在熊猫 TV 的直播观看人数最高超过了 100 万人,不过 JYClub 35 元/小时的定价要远高于普通桌游店。大二学生“爆爆”表示,“为了看 JY,我可能会去一次吧,但如果一直去就有点傻了。”

  “变强”的愿望是如此强烈,在游戏中感受到“成长”也是很多人持续玩这个游戏的动力,这也催生了网络上一大波技术贴、攻略讨论以及复盘视频。

  以JY、09、PDD为代表的一批《LyingMan》人气嘉宾纷纷跳槽离开,让狼人杀真人秀的直播格局发生了变化。

  作为目前市面上唯一一款带有视频功能的狼人杀手游,天天狼人杀鼓励用户露脸玩狼人杀,并对露脸玩家给出二三十秒的发言时长奖励,但大多数人还是会想方设法把摄像头遮挡住,还应运而生了一批“人民币玩家”,把一张毛爷爷举在镜头前,试图起到遮脸和识别人脸领取奖励的双重效果。

  狼人杀正逐渐成为时下年轻人的一种社交方式,而且还是性价比最高的那种。上海姑娘“钱早睡”算了笔账,然后发现每个周末和男朋友出去吃饭、看电影,不如喊上各自的好友一起狼人杀。

  就目前看来,各家的盈利模式也都不太相同。手狼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皮肤消费,天天狼人杀的盈利模式则更接近于直播平台,支持购买礼物、赠送礼物。在狼人杀之前,直播一直是 2016 的投资风口,而今这二者也要走向联合。就目前而言,狼人杀还没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盈利模式。作为一个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语言体系,有一大批忠实拥趸的游戏来说,盈利的落点看上去最终落在了社交上。你可能也发现了,“天天狼人杀”也是在社交类 app 里,而非游戏类别。

  说谎,是这个游戏逃不开的部分。但如果把狼人杀理解为一个高超的说谎游戏,又太单薄了一点,这里头涉及且不限于说服技巧、表情管理、逻辑分析、记忆能力、领导力、团队合作……说起“狼人杀”的套路,游戏者们尽可以如数家珍,但问题是无论你是北派逻辑流,还是南派状态流,都不可能在这个游戏里无往而不胜。

  “过去一年,我们确实是采取防守的策略,今年还会持续这样的策略。” 张佳龙告诉《好奇心日报》,过去一年有七八家游戏平台都在齐头并进,烧钱抢资源,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主播的价格处于一个高点,我们觉得没必要非要在这个当口抢人,因为这样烧钱的情况不可能持续很久。”

  一副卡片牌,十几个年轻人围坐在一起,玩一种叫“狼人杀”的桌上游戏,从下午两点开始,一直厮杀到凌晨三四点,十多个小时里除了上厕所一步都不离桌,回去睡一觉第二天再战。

  在节目成立初期《LyingMan》还尝试过杀人游戏、德州扑克,希望做一档心理欺诈类节目,而不是局限于狼人杀,这也是节目取名《LyingMan》的原因。但尝试下来其他游戏的直播效果没有那么好,比如德州扑克要赢就不能一直说话,否则容易被猜透,但观众看起来就很无聊。“狼人杀”被敲定为战旗直播的王牌自制内容。

  “冒昧问一下,今天的一号玩家是哪位妹子啊?”略略沉吟了下,他还是在一个 60 多人的微信群里发问了。对于郑伟杰来说,狼人杀很有游戏乐趣,但相比社交需求,两者的动机占比大概是 2:8,社交是 8。

  在市面上数十个狼人杀手游产品中,“天天狼人杀”借助与直播平台的紧密关系笼络了一大批初始用户,迅速站稳了脚跟。在其 App 下载页面,第一句描述就是“熊猫 TV《PandaKill》独家冠名 App”,简介中文里则带出一连串狼人杀大神的名字:JY、PDD、申屠、饮料、桃子(微博)、二龙……仿佛你只要玩天天狼人杀,说不定哪天就能和 JY 杀上一场。

  从事法律行业的余一之前从没玩过狼人杀,作为《奇葩说》忠粉她关注了《饭局的》,从此对狼人杀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,每周都要和同事杀上几局,后来索性和几个同事合伙开了间三十多平米的狼人杀游戏店,只在周末开门,每天就开一桌。“因为我们老占用公司的会议室玩,觉得这样(长此以往)也不是太合适。”

  4。 “吃饭、跑步的时候玩狼人杀都不算什么了,我还见过有人一边开车一边玩的,简直吓死人。”林安东接受采访前,正在玩手游“天天狼人杀”,他习惯于每天睡觉前都在手机上杀几盘,“毕竟要组一个线 个人的局太麻烦了。”

  狼人杀赋予玩家不同的身份,掌握关键信息的“神牌”要看透狼人的皮相;“狼人”则要通过玩家的发言内容,捕捉细微的面部表情,刀杀重要角色,掌握游戏主动权;掌握信息相对最少的“平民”则要辨别狼人和神牌,以防站错边。

  除了游戏本身的魅力,节目后期的剪辑方式也在不断摸索。比如取消了平铺直叙的播出方式,开创性地引入“女巫视角”、“平民视角”,观众也看不到狼人是谁,在“晚上”(游戏开始前的“天黑请闭眼”)是怎么行动的。

  百度搜索指数显示,“狼人杀”在 2016 年下半年开始上升趋势明显,并保持总体搜索量持续增长,最近 30 天整体同比上升超过 1000%。

  “狼人杀玩到一定程度,你几乎不会抵触和任何程度的高手过招,却无法忍受和一群实力明显低于你的低配玩家玩。”一名资深玩家这样总结。

  狼人杀在电竞圈一直很流行。张佳龙毕业后就开始做电竞编辑,亲眼目睹了顶尖的电竞玩家私下里聚在一起玩狼人杀的盛况。“所以主播来录节目,并不是外界想的会要很高的出场费,很多人觉得这就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。”张佳龙透露战旗对旗下主播的录制费用压得相当低。

  应该说,明星玩家在狼人杀的二次走红中起到的作用超乎预期。一开始,许多观众确实是冲着电竞大神的名头去的,而现在对于很多非电竞玩家来说,JY 的身份就是“国服第一狼王”,辐射的人群早已超出了电竞圈子之外。

  天天狼人杀在 2016 年底在 App Store 正式上线 多万用户,日活大概在 30 万左右,在苹果 App Store 的社交类免费应用排行榜上长期排名前十。

  2015 年的愚人节,作为节目制片人张佳龙尝试性地推出一期狼人杀特辑,也就是后来声名大噪的《LyingMan》前身,这档节目被认为是许多新晋玩家的狼人杀启蒙。

  所以,看狼人杀直播到底是看明星玩家,还是欣赏高水平的游戏本身?这个问题见仁见智,网络上大家也各执一词。对于《LyingMan》来说,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。

  在这个游戏中,每个人掌握信息都是子集,没有人能看透所有。“如果一个人好像什么都知道,那他一定在说谎。”

  “因为我们是做弹幕式直播的,所以我们很重视弹幕文化,看大家都说了什么,”张佳龙告诉《好奇心日报》在初期节目播出后,一些失误的主播被喷得很惨,但其实这个游戏远比看起来要难。

  对于大学参加辩论队的大四学生林安东来说,他更享受“说服环节”带来的成就感。“最有快感的部分大概是盘逻辑说服别人,或者悍跳(指狼人冒充)获取好人的信任,或者为自己的狼队友打一波煽动,和辩论有点像吧。”如果遇到极具说服力的玩家发言,林安东觉得就算被骗了也服气。

  以 JY、二龙、申屠为代表的明星玩家,即使是离开了真人秀平台后,也活跃于手游和线下狼人杀的比赛中。

  “我感觉桌游突然从余兴节目变成了一道主食。”做 HR 的郑伟杰几乎每 1-2 周就要和朋友约一个狼人局,别的什么都不做就是玩狼人杀。

  “而且换个角度讲,(节目火了以后)主播也会觉得我作为你最王牌的主播,为什么没有出现在你最王牌的节目上呢?”

  JYClub 的打法显然不是通过贩卖小时数赚取营业额,而是希望将 JYClub 打造成全民狼人杀赛事平台,打造新的娱乐 IP。JYClub 运营经理黄振轶在采访中表示,上海的 JYClub 年房租在 100 万左右,预计每月营收 60 万,JYClub 的发展周期保守估计在五年左右。

  5。 “一个姑娘和我说,我也没办法,只能用我们的关系来打动你了。这话说的好舒服啊。”狼人杀游戏结束了,郑伟杰还在兀自回味。

  以坐标上海为例,双休日桌游店人均 50,可以从下午 1 点玩到晚上 10 点,加上外卖、奶茶,人均花费不超过 100 元;不过她最近还找到了更经济的玩法,就是放弃桌游店,直接找一间酒店式公寓,按照 13 个人以上(包含一名上帝)的配置计算,房费平摊下来人均只要 35 元。

  观察狼人杀节目的弹幕,经常会出现“二刷”、“三刷”、“第 N 遍刷”的字眼,一些经典的狼人局被当成反复观摩的学习资源,这在其他的娱乐网综几乎是不可想象的,也让当时的战旗看到了机会。

  “脱离了上帝视角后,观众看直播也更有参与感。”观众从玩家视角发布的大量预测和评论弹幕,也成为狼人杀直播的一大看点。

  “当时战旗(游戏直播平台)还是有点财大气粗的感觉,Top 50 的电竞主播战旗可能占了一半,”张佳龙找了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 12 个主播做出了一期狼人杀特辑,这些本身自带流量的英雄联盟、炉石、DOTA 知名主播为狼人杀节目聚拢了第一批观众。“那时候做一期(成本)也就 2 万块钱。”

  蛰伏了十余年后,狼人杀再次走红了。很多人回想起多年前第一次玩狼人杀(或者是杀人游戏),都感慨说:感觉和现在玩的是两个游戏啊,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“呃我觉得你问一百个人,一百个人都会这么说吧。”担心我不能理解 “Carry” 一场狼人杀有多痛快,采访对象又补充道,“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,我一个人,看透所有。”

  在狼人杀之前,游戏圈就已经尝试过《加油!DOTA》这类真人秀节目。通常来说真人秀都会有脚本,导演组会要求按着剧本走,但这里面有个问题是电竞主播不是专业演员,并不具备把脚本落实下来的能力。狼人杀则不需要在编导上下很多功夫,因为狼人杀天然会产生冲突,而游戏本身又要求大量的对话和碰撞,恰好可以展现主播们的口才和个性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天天反水
微信: 不计输赢天天反水
网址: www.zukuweb.com
地址: 天天反水娱乐